您的位置: 湛江资讯网 > 美食

送葬诗歌 第一百三十五章 蚁穴

发布时间:2019-10-12 18:37:23

送葬诗歌 第一百三十五章 蚁穴

情报的获取必须经由一定的途径,无论是知识还是事实,没有途径的话,这些信息就无法得到激活。

思想有可能通过个人的思考而产生,但是情报本身就是被传递的知识。如果想要传播或者得到情报,就必须要经过一定的“媒介”使其越过时间与空间的距离,如此情报方能在复数的单位间进行交互。

反过来説,没有通过一定的途径则无法获取相应的情报——至少在大部分人类群体中,知未知之知,见未见之见者是不存在的。

不过古代的一些法术研究者曾经主张,在人们存在的现实世界之外,有一个越时空,永恒存在的世界。在他们的假説中,这些法术士们认为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事物、一切精神全都来自于其中。

他们将其称之为“原始精神之海”。

这一学派的法术士们认为,普通人的心智无法认识这一世界,但是有一部分人对于“原始精神之海”的认识是先于物质存在于他们的思维中的。通过后天的学习,这些人就可以把它们回忆起来。

他们将这些人称之为“英雄”或是“先知”,认为这些人是先前有别于普通人的存在。甚至还有一部分法术士认为,他们的知识以及施法才能,是他们先天就具有的,先于学习而存在于他们的体内。

这一学派的主张遭到了各种批判。但是依然没有见到减少的趋势。法术士这类掌握着常力量的人在一些地区还被视为天选之人,享受着在文明国度中难以获得的优待——许多年前的守旧派也拥有着与之类似的待遇。

曾经。在柯特认识的人里面有一个很博学的人,被称为博物学者的他知道非常多的东西。但也是这个人,在别人夸奖他博学时他却总喜欢説,自己知道的东西并不多,只是知道自己知道的东西而已。

柯特一直觉得这句话不能算是错误的,但若要严格追究起来的话。其实和文字游戏没什么区别。知道的东西自然是知道。不知道的东西自然是不知道,当知道了不知道的东西时,自然成为了知道的东西。

不论他怎么説,都不能否定他知道得确实很多的事实。

“太少了,和不知道的比起来实在不多。”当有一天柯特提出了自己的疑惑时,他这么解释到,“接触得越多,才会现自己懂的越少——现在的我没有办法知道还没有触碰到的东西有多少。”

他很厌恶那些主张“知识先天存在”的学派。他不止一次的提出过,情报是必须通过相互接触才能获取的。如果一个人只靠个人的先天条件来获取情报。那他最终除了荒谬的想法什么也得不到。

柯特认同他的説法,所以由吉利如果知道一部分关于“真视之眼”的消息,肯定也有他的获取途径——无论是否出于他的个人意愿。

“这几天真是辛苦你们了。”离开由吉利的身边,柯特若无其事的找到了一个见过几次面的警备官询问。“话説回来。弗朗索瓦院长告诉你们关于‘真视之眼’的事情了么?啊,就是那些‘蓝色眼睛’,他们似乎自称‘真视之眼’。”

和看起来很厉害的名字不一样,“现场监督官”其实是警备队对派到现场辅助工作的工作人员进行监督的职位。他们的工作主要是维护事件现场的秩序,有时候还要负责管理现场调查物的保管。

他们享有的情报等级并不高,大概也就是和贝亚特的水准差不多。所以柯特只要随便找一个和由吉利同级的警备官问一下关于“真视之眼”的事情,就能够知道警备队究竟是否知道哪些人的信息了

不出柯特的预料。被询问的警备官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回答:“原来哪些家伙叫做‘真视之眼’么?真是个让人感到不舒服的名字……这帮家伙究竟想在我们的城市里做些什么啊!”

情报是人与事之间交流后产生的信息。随着时间的推移,每日每时都会有新的情报产生,人们通过参加各种活动,都会与这些情报接触。只要一个人和其他人有所交集,就会在收入情报的同时传出情报。

这些经过传递的信息,经过筛选后就能得出对自身有价值的信息。按广义的説法,这些就是人们所需要的情报。因此,情报的本质是信息,而由吉利理应没有接触到任何关于“真视之眼”的信息。

“谁知道……我现在知道的只是他们在卡特里斯各处制造混乱,杀害斯洛特人,用奇怪的法术制造骚乱。”柯特耸了耸肩,用闲话家常一般的语气和警备官説,“早一天把他们解决,大家才能恢复正常生活。”

“这段时间可能要麻烦你们了,格罗斯泰德他们还要好一会才能回到岗位上。”柯特将佣兵常用来提神的方块粘土状食品送给了警备官,“那些家伙看来绝对不会让我们安心的睡上一觉。”

柯特这几日在警备队大楼里帮忙,多少和一些警备官混了个脸熟。摆这个机会所赐,他意外的现自己在警备队里多多少少还有些名气,而这个名气的来源自然就是还躺在医院里的格罗斯泰德。

看来是因为柯特一直和格罗斯泰德合作,时不时对他的工作还提供一diǎn帮助,警备队里的不少人都知道格罗斯泰德有个当佣兵的朋友。而他这个“朋友”最近还同时代表了学院的弗朗索瓦院长和佣兵管理处两方在和警备队合作调查近段时间在卡特里斯城内制造混乱的“蓝色眼睛”组织。

“谁説不是呢?都有diǎn人羡慕格罗斯泰德二等官能休息几天了——虽然那代价可一diǎn都不轻松。由吉利也是,他老婆前段时间才给他生了两个小姑娘,可他还没能休息几天就又要开始在现场工作……”

柯特喜欢和人聊天,而他找到的这个警备官还意外的健谈,看来他也很乐意在这种时候找人聊聊天驱散一下睡意。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不一会柯特就从他的口中掏出了不少关于由吉利的情报。

结论就是——由吉利这个人实在太适合作为被威胁的对象了。

坏消息是,今年三十七岁的他在警备队已经工作十三年了,可是因为一直没有工作实绩,最终只能在现场监督官这个半吊子职位上继续不怎么样的工作。好消息是,前段时间,他结婚了四年的妻子终于给他生了一对双胞胎,当时他还兴奋得把所有朋友都请到了一家不错的餐馆举行了一个小规模的典礼。

不过这两个消息无论是哪一个,对于柯特来説都算不上是好消息——不,某个意义上,説是好消息也不是不可以。毫无疑问,现场监督官由吉利很容易被真视之眼盯上,他的弱diǎn实在太明显了。

“他根本没办法保护自己——比如用工作上的条件煽动他,或者用他的家人威胁他……我敢説他肯定会为了这些东西成为‘真视之眼’的朋友。”莉琪喃喃着説道,但是并不包含蔑视,“就算他知道自己就算为对方提供情报就会被对方一直威胁也一样。他赌不起,只要稍有失误就会家破人亡。”

信息之所以能成为情报,还必须经过传递,一个信息如果不进行传递交流、供人们利用,就不能构成情报。人们无时无刻不在创造情报,而交流传递情报的人,他们的目的在于充分利用情报的效用性。

很显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由吉利就担当了在“真视之眼”从警备队获取情报的一个来源——当然,“真视之眼”的情报来源绝对不只限于他。他们透露的情报让警备队总是抓不到“真视之眼”的蛛丝马迹,还让他们在交锋之中总是处于弱势的一方,时常还会被敌人找到机会暗算。

只找到一个由吉利还不够,警备队系统中肯定还有更多已经染上对方颜色的棋子。他们被那些操纵着他们的手恣意玩弄,还要昼夜担心自己的家人、朋友是否因为自己的选择而陷入危险之中。

柯特对他们的选择并没有什么意见,毕竟弱diǎn暴露在敌人面前时,他们就已经没有反抗的余力了。这些本应守护卡特里斯的“盾”如果连自己最珍视的东西都没有办法守护,那么他们努力工作又有什么意义呢?

“唉……现场监督官先生呢?我有些问题要和他説。”

和健谈的警备官再聊了几句,柯特便向他告辞回到了调查的现场。疲惫不堪的工作人员们还在四处忙碌,可是在被临时建立的灯光照亮的调查现场中却看不到由吉利的身影,那位现场监督官不知道跑到了何处?

“由吉利监督官?他应该是去抽烟了吧。”一个工作人员随手将包装好的黑铁矛放置到储藏箱中,同时懒洋洋的回答柯特,“他也是够辛苦的,每次现场工作都跑在最前线,虽然我能理解他想努力工作的心情,但是多少还是应该注意一下身体啊,他的身体就算再壮实也吃不消吧……”

不,我想他的确会可能每次调查都“身先士卒”,但是他这一行为未必出于他自己的意愿——柯特并没有这样説。他假装随意的问了问工作人员由吉利离开的方向,然后就跟在后面追了过去。

时机正好,有些问题可以借着这个机会问一问由吉利。未完待续。。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是哪级医院
贵阳长峰医院大概需要多少钱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在哪个位置
贵阳长峰医院大概得多少钱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到哪儿站下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