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湛江资讯网 > 星座

嚴歌苓再談歸來我看劇本的時候就流淚了

发布时间:2019-11-08 23:40:51

严歌苓再谈《归来》:我看剧本的时候就流泪了

《陆犯焉识》是严歌苓重要的转型之作,在2011年10月出版后,好评如潮根据其改编的张艺谋电影《归来》热映之际,小说母本也持续成为关注热点苍凉中的温情如何体现陆焉识在个人悲伤与自由中如何挣扎

谈电影

“这个故事它已经打破了年龄和时代的界限,甚至我觉得打破了种族的界限,用了一种人类可以流通的情感的这种呈现方式”

在《归来》首映当天采访严歌苓,一袭白衣,款款走来,让人明白气场、气质之类的词儿并非虚言

提前看过样片的人说,这部电影要带着纸巾进去,看的时候人会不停流泪“我看的时候也是,我看剧本的时候就流泪了”严歌苓自己也是这样“现在的年轻人我不知道他们的感受了,但是我觉得这种故事它已经打破了年龄和时代的界限,甚至我觉得他们打破了种族的界限用了一种人类可以流通的情感的这种呈现方式,因为我觉得好多电影有自己的地域性,不知道为什么离开了自己母语的观众群就显得不可翻译,我觉得这个电影张艺谋找到了一种可以流通的语言,可以流通的情感表达方式,从小说到电影这是一种很大的成功”

作为作家,严歌苓是个独特的存在,她的小说改编成影视剧的很多,却部部大红大紫,随便那一部,都成为当时的文化现象因为没有担任电影《归来》的编剧,她听到的都是侧面消息“听到说,这么大的容量是不是弄上下集啊那就更难选了,这个故事当中,可以虚写,用失忆来写这两个人的感情,或者写残酷的大背景,造成两个人蹉跎的情感,错位的相爱,这种可以用最后这一点,但是如果你要铺开来写,那个选择就更加难了,那个就要实写了虚写可以去折射,把所有的东西放在背景里,可以折射出他们经历了多少,然后最后走到这个样子,然后他们来拼接这些残破的东西,这是我听到的”

对于好莱坞电影和中国电影,严歌苓都有独到的认识“好莱坞写的英雄都有缺点,他们一个英雄身上都有一个非英雄的一部分,大部分都是非英雄,最后你发现,通过塑造一个非英雄最后得到的结果是一个英雄其实我们每一个人物到最后都不一样,怎么来理解英雄这两个字,如果你这样去写一个人的话,像张艺谋就描绘了有很多很多缺点的,甚至有很多不堪的人实际上这都是好莱坞塑造英雄特别有效的办法,你看写辛德勒的名单,那辛德勒是什么人到外面去找女孩子,我们能写这样的人是英雄吗因为我们对英雄的理解不是这样的”

论自由

“我自己虽然喜欢自由,但是实际上是最不给自己自由的我要对自己所有的自由有所把控”

小说里,有严歌苓祖父的影子电影里,描摹了一个人经历了所有的苦难以后,一种不计较的态度“如果这个人还要非常非常计较的话,那这个人就还没有经受完苦难,还没有把苦难看穿,像佛一样,到最后他能成佛,或者说他已经走出了苦难,他已经给苦难一种解释,一种了断,所以这种时候他不会,他当然是温暖的只要活着,他就能体会这每天的一杯茶就是好的最最苦难的,就是苦难以后投射下这样的一个老人的身影”

电影的结尾和小说的结尾,冯婉喻的等待也许已经不单单是陆焉识这个人本身了“她的这种等待已经升华了,她已经是一个形而上的等待了,实际上他回到冯婉喻身边,冯婉喻已经不认识这个人了吗已经走掉了,陆焉识等不回来原来那个冯婉喻,因为陆焉识不是原来的陆焉识了,他没有抱怨,他会痛苦成那个样子,他现在回来已经淡淡的什么都可以过去了,但是他已经不是原来的陆焉识了就像我现在回到北京,就不再是回到北京,北京已经不是那个北京了,所以就像意识流一样的东西,这个时间你抓住它就是你的,你再过一段时间,它就不是你的了”严歌苓说

严歌苓说,自己虽然喜欢自由,但是实际上是最不给自己自由的但是要对自己所有的自由要有所把控“比如说我早上9点钟到下午4点是不开的,这段自由我就锁定了,那我要思考也好,读书也好,或者写作也好,肯定归我自己,晚上把耳朵塞起来什么都听不见你内心想什么,你读书的宁静,也是锁定了内心的自由,实际上我就是自由了,谁也烦不着我,有一次我在做指甲,有人提醒我说,你响了我说让响吧,他要说什么话会比我现在要做的事还重要呢”

多产,并且高质是严歌苓小说创作的特点她习惯大作品插着小作品写,“因为写这样一部书很累,30万字,我还删掉10万字,所以从体力上来讲,觉得要歇几年再写一部大的,就是这种篇幅巨大的作品”

谈及电脑写作和纸质写作的区别,严歌苓坦言,实际上自己觉得还是用笔来写好“因为很多字,要不用就会忘掉了,而且要追求把它写得很漂亮,我对自己有很多要求”

生物谷药业
窦性心律失常的症状是什么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