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湛江资讯网 > 游戏

荷塘三年不見夢魂虛對坐湖山并著書賞析

发布时间:2019-10-12 14:56:15

  摘要:吴敏树和罗念生是一对纯粹的文友,彼此诗文唱和,没一点世俗气,也没有丝毫的尘累,直到他们化为尘埃 罗念生是晚清文学家吴敏树交往比较多的一个朋友,他是湖南湘潭老诗人

  1861年,吴敏树在长沙忠义书局做事,罗念生和他的一群朋友合起来唱和了一卷诗,罗念生就找到吴敏树,叫他也和几首,吴敏树遂赋诗三首,诗曰:(1)我本村迂子,文事岂堪佐有如贫窭家,安所出珍货诸公并闳通,抗衡齐鲁大而我虱其间,随从楼上卧平生甘野癖,颇畏雄谈坐力才叱牛耕,业仅资马磨浮云事变灭,仰面看已过聊喜从君游,缶歌一相和(2)老人迫节岁,默自伤年迟少年轻日月,失去了不追坡公岁暮咏,乃当年蚤时我昔枉效之,预作长年悲多悲亦安用,岁岁如此辞到今忽反此,鼓气欲未衰(3)兵兴已十载,江路犹长蛇楚军苦攻斗,四面劳周遮吾侪托生活,不乐将如何君家除夜会,爆竹声无哗伯昆近七十,诗鼓犹能挝我生鹡原痛,独影临日斜但当强饮食,岂复忧蹉跎和诗君勿笑,不为旁人夸

  第一首诗说,我就是个迂夫子,好比贫穷之家出不了珍宝一样,我也写不出好的诗文,你们是豁达之人,名声可和齐鲁间那些大儒比肩我平生甘于淡泊疏野生活的癖好,很害怕坐一起高谈阔论吴敏树在这里把自己和那些和诗的人划开,意思是不是一路的人

  第二首诗说,人在年轻时不知道珍惜时间,老年迟暮想要珍惜时间却迟了,人就是这样矛盾,即使如此,还是要在晚年努力啊

  第三首诗说,我们都老了,孤独的影子挨着西斜的落日只要还喜欢吃饭,怎能够老在忧患上蹉跎,还是快乐点吧

  三首诗合起,吴敏树要表达的意思就是:我是个没大本事的人,平生甘于淡泊疏野生活,现在已经老了,还是要过得快乐点

  罗念生出了一本古文集,请吴敏树为之写序言,吴敏树遂作《罗念生古文序》,序曰:

  念生子之为古文,以典雅详明为体,不为议论恢肆,其辞因事而设,曲尽细微,如治丝经纬及成,锦绮烂然,时或清省,端绪寥寥,意理至周,情味逾远至于俚俗轻浅,及奇涩怪僻之言,终其篇卷,未之有也,是可以谓古之文矣

  余囊至湘潭,获与念生子交,知其为潭中老诗人稍闻其称《禹贡》、《说文》之学,未知详请也顷在会城,共事书局,两人年皆几六十,尤相亲与因各商平生所得,余乃始知念生子以训诂究经义,实有出于我朝诸儒考证之外又益健为诗,每与人酬和,叠韵至数十不休,皆妥帖圆妙,出奇无穷,少年才人不逮也至其为古文又如是,余以是服念生子夫文字者,篇章之始也书契作而有文,属其文而为辞,因以形状万物,纪天下之事,通生人之情,故文辞之道,虽至今可知也苟明乎为言之理,斟酌本末,因质而敷,繁简廉肉,惟所取之归,于有章而已,安有乎秦汉唐宋之分哉

  念生子学博而不杂,才多而不流经义也,诗也,古文也,一也余尝喜学为文,而未能识字,思从念生子求其说当其剧论时,辄从旁诘难牴牾,用为戏笑,而其实无以易之也念生子之识字多矣,其为文无戾乎古之义而甚益读,其体则左氏国语汉书韩柳氏,皆近之,学者之所当师也咸丰十一年十一月

  吴敏树首先评价罗念生的古文是古文范本,以典雅详明为体,不为议论纵恣,它的文辞因事而设,能委曲而详尽地写出细微的东西,如同整理丝线上的经纬

  这样的感受就是来自吴敏树详细而严谨的审读

  接着写他们的交往,吴敏树说,以前在湘潭认识了罗念生,后来在书局共事一段时间,得以熟悉,罗念生这人做学问特认真,研究《禹贡》、《说文解字》,我才始知念生以解释古代汉语典籍中的字句研究经书的义理,实在有出于我朝各位大儒考证之外而且,他的文字功夫也十分到家,由此而佩服罗念生

  吴敏树最后说,念生学识渊博而不混淆,才华多而不丧失经书的义理,诗,古文,都是一样的道理念生知晓文字音义,精于训诂,他写文章不曲解古文意思而很有益于阅读,他文章的体例则类似于左氏国语汉书韩愈柳宗元,都接近他们,学者之所应当向他拜师

  一句话,罗念生是个有大学问的人,吴敏树曾经就训诂一途拜他为师读过这篇文章后,我们就基本了解了罗念生这个人

  1862年,湖南抚军毛公写信来邀请吴敏树去长沙忠义书局编写咸丰年间在天国战争中战死的湘军将帅事略,郭嵩焘担任主编,罗念生是编撰者之一,吴敏树接信后赋诗三首送给郭嵩焘、罗念生,诗曰:(1)谁道天家事,频年涕泪中方期轩驾返,俄痛鼎湖空事极何多变,形危或转功今朝中兴运,似与国初同(2)义武湖湘士,咸丰战伐年勋名多不细,气节尽堪传庙烈将垂史,军书合并编此时须状上,他日恐讹湮(3)中丞新使节,风力动南疆问俗先褒劝,因时急表扬高文旧史氏,直笔老诗狂余本无能士,相从托慨慷

  吴敏树说,当今国家正在中兴运上,似乎与立国之初有点相同仗义勇武的湖湘士兵,他们活跃在咸丰杀伐的年份功名记载多不详细,他们的气节却足以永世流传,寺庙里供奉的英烈将会永垂史册,高明的文章出自过去的史可法,直接真实地叙述历史面貌,老诗人读了狂喜

  吴敏树是很乐意做这件事的,自己不能奋勇杀贼,却能用这支笔和罗念生他们一起记载下众将士杀贼的壮丽事业

  快到年底了,长沙一老下雨,吴敏树不得归家,一天,来到贾谊故宅,赋诗一首调戏罗念生,诗曰:旅况向君道,不归堪度年市声寒雨外,乡语火炉边老懒犹呼酒,招邀况馈钱惟依贾傅宅,多为古人怜

  吴敏树说,把旅途的情况向你说说,如果不回去足以度过一年寒雨之外传来街市的喧闹声,乡音却在火炉边唠着老懒人还在呼喊着要喝酒,邀请人喝酒何况还会送钱去买酒只有依赖贾谊宅子,多去怜惜古人吧

  罗念生收藏一幅周忠介寒月篇便面真迹,请求吴敏树为其作跋,吴敏树遂作《跋罗念叜所藏周忠介寒月篇便面真迹》,跋曰:余向得周忠介一帖,乃被逮北行日,与文文肃者帖云:“二鼓登舟,旌旗相望于道周生此行,亦可谓不落莫矣朔日已渡江,回首阊关,不胜黯然然日来得素患难学问,朝夕与虎狼为伍,亦觉无人不自得也,呵呵”末款题湛持年丈,下书顺昌顿首帖用淡黄素纸一小幅,高约六寸,阔四寸许,书杂行草,甚伟宕后见他书集载名人尺牍者,此帖存焉因疑后人或仿为,未可定真迹,然余故珍秘之及贼火余庐,帖亦烬,每追思,恨恨也

  念叜此藏,则忠介为诗,号《寒月篇》,书之折叶,以寿其县令君,而令方擢台官以去者,念叜从父碧泉宫詹,得之京师,大兴翁覃溪学士为题之,忠介此书楷法高妙,而诗词尤清寒入骨,以寿人,盖未尝有若是者可见忠介为人,胸中高洁,无纤毫尘累,而严凝寒厉之气,与其时节气候光景以俱出

  夫其皎皎污朝,蒙患难而明不可息,犹可以物色相似之而吴中有五人者,起市井而烈天壤,皆舍其生命以殉一清白之孤臣,亦若雪之于月,相助而为光也

  呜呼岂不异哉今之有重于古人者,得其楮墨辄宝之,况其文词,如见其人与其事,若是寒月之诗乎而余所得其患难中数行与人之牍,百世之下诵其言,可以起顽懦也囊余在长沙,念叜见示墨迹,兹摹刻以寄,敬记之,并记余旧藏者,将以附之不亡尔

  “忠介”是谥号,他原名周顺昌,明朝万历进士,被魏忠贤所害吴敏树手里曾藏有周顺昌一帖字画,1854年太平军焚烧吴家时被烧了罗念生手里的藏品是周顺昌写的《寒月》诗吴敏树评价说,周忠介这字帖楷书之法高妙,而他的诗词尤其清寒入骨,用来为人祝寿,不曾有这样题写的

  吴敏树由此想到了周顺昌的高尚的品德,说周顺昌的清白玷污了朝衣,蒙受患难而光辉形象千古不息

  罗念生有重视古人气节的,得到他们的诗文就视之为宝物,这也是值得夸赞的

  1867年,战功卓著的刘孟容和郭嵩焘分别被罢官,他们邀集吴敏树、罗念生一起游历君山,归家后各写诗纪念,罗念生的诗最先寄到吴敏树,吴敏树遂赋诗一首作答,诗曰:君山楼九江,异境实天辟区中哪有此,万古心眼涤湘灵若汩累,往往觌幽魄自尔意茫茫,莫禁情脉脉鄙生事因人,来每借船力常思域外观,那计泥间迹芝山足吾采,龟亭假我息去冬霜落枝,远兴风摧翮何来屐几两,引手强游陟飘然江东翁,多年望烟碧拍肩两飞仙,涎甚酒香沥蓬莱阔高会,海水倾别积未知湘岭竹,何以蓟丘植前瞻尽南衡,相望犹北陌顾兹一螺青,隐映五峰赤卧庐在何许,莫让吾山僻揖别约高秋,斑丈行可历我身如孤僧,已到便停锡浪云送遥帆,聊谢羽衣客投琼赓匪报,自击岩间石

  吴敏树说,君山的九江楼,奇异的境界实在是皇帝享受的哪里有这样的奇景啊,仿佛洗涤了你的万古心眼湘水之神好像被沉没拖累,每每看到它的幽魂从这时起意绪茫茫,不禁含情脉脉乡野儒生之事因人而异,来君山岛每每借助船力常想着岳阳之外的景象,谁去计较田地里的痕迹我曾经去过长有灵芝的君山,也曾经在龟亭里休息过去年冬天,枝头披着白霜,高雅的兴致遭到破坏,如同风摧折了鸟的翅翼哪来的木屐几两重,伸手强于游历飘飘然江东一老翁,多年看着冒青烟了拍拍肩两个会飞的仙人,涎水像酒水样一滴滴往下滴蓬莱岛举办盛大的宴会,海水倾覆别积在一起不知湘山的翠竹,何以在蓟丘栽着往前看尽是南岳衡山,相望犹如北边田间的小路回看君山一螺青翠,赤色的五峰隐映其中卧庐建在何处呢,莫让君山显得孤僻拜别约定在九月初九日重阳节,拄着斑杖行走还是可以的我这人如同一个孤僧,到了就停止赏赐湖浪云彩送别远帆,且谢谢穿着羽衣的客人用施惠于人来做补偿而非报答,波浪在岩石间来回碰撞

  全诗尽写君山美景,写游历的感受,想象着蓬莱岛的宴会、南岳衡山的小路,这些迁客骚人还有什么怨恨的

  1870年,吴敏树和罗念生在长沙有过一段在一起的日子,将要分别了,吴敏树赋诗一首《长沙将归别罗念叟》,诗曰:三年不见梦魂虚,对坐湖山并著书君又加忧衰欲甚,我经多病老何如千秋一笑成何事,短咏长吟且倒壶若要君山同久住,扁舟明日就菰芦

  吴敏树说,三年不见罗念叟梦魂都不真实,对着湖山而坐并且著书您又增添了忧患衰弱得更厉害了,我经历过多病老了又如何千秋一笑成什么事了,一边短咏长吟一边尽情倒壶饮酒想要在君山同住很久,明日驾一叶扁舟就隐于民间

  尽管二人都衰老了,却还是豪气十足,要一边短咏长吟一边尽情倒壶饮酒

  吴敏树和罗念生是一对纯粹的文友,彼此诗文唱和,没一点世俗气,也没有丝毫的尘累,直到他们化为尘埃

  共 406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罗念生是晚清文学家吴敏树交往比较多的一个朋友,他是湖南湘潭老诗人吴敏树和他常有诗歌唱和罗念生出了一本古文集,请吴敏树为之写序言,吴敏树遂作《罗念生古文序》,从文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念生学识渊博而不混淆,才华多而不丧失念生知晓文字音义,精于训诂,吴敏树曾经就训诂一途拜他为师吴敏树和罗念生是一对纯粹的文友,彼此诗文唱和,没一点世俗气,也没有丝毫的尘累,直到他们化为尘埃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吴敏树一生的朋友还是较多,他是比较幸福的人【:莫道不销魂】

  1楼文友: 15:46:16 我很佩服老师写的吴敏树系列文章,光是他的朋友,就写了好几位一个文人,能有罗念生这样纯粹的文友,是很幸福的 用点滴文字,守候心灵家园

  2楼文友: 15:47: 1 枯燥的古诗文,老师能从其中研究出这么多内容,很不简单 用点滴文字,守候心灵家园

  楼文友: 22:14:14 谢谢莫女士的编审

血管堵塞用通心络胶囊管用吗
拉稀拉水吃什么药
早期佝偻病症状
窦性心律失常是冠心病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